520大咖说

520社会责任日| 为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能做些什么?

2019年6月14日
今天在这里,想以三个身份,一是日内瓦大学社会科学系学生,二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经济司实习生,第三个是商道学堂的学员,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三个关键词“可持续发展”、“…

今天在这里,想以三个身份,一是日内瓦大学社会科学系学生,二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经济司实习生,第三个是商道学堂的学员,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三个关键词“可持续发展”、“责任管理教育”与“世界公民”的一些理解。

“可持续发展”这五个字的意义很丰富,狭义上它可以是指一家公司的经营模式能在长期(十年以上)经受住所有挑战保持比较稳定的发展,广义上说它其实是指一种“长期发展观”。对于城市、国家甚至是地球,“可持续发展”更多是指“经济、社会、环境”三大系统的整体协调。作为全球最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联合国在2000年的千年首脑会议上,与各成员国商定了八项目标,即“千年发展目标”(MDGs),呼吁各国通过国际间合作,为世界各地的儿童、妇女和男子提供食物、教育、保健和经济机会,并在2015年前完成具体目标[1]。2015年之后,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2030)于2016年1月生效,呼吁所有国家(不论该国是贫穷、富裕还是中等收入)在未来15年内行动起来,在促进经济繁荣的同时保护地球。目标指出,消除贫困必须与一系列战略齐头并进,包括促进经济增长,解决教育、卫生、社会保护和就业机会的社会需求,遏制气候变化和保护环境[2]。

这17个SDGs的出现无疑是非常成功的。这17个图标组成的彩色图案就像是一面在全世界挥舞着的旗帜,不断召唤出越来越多的个人、学校、企业、政府和社会团体的力量,我们看到人们在社区中举办分享会讨论它,众多企业纷纷在年度社会责任报告或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将自己的发展战略与其对标,教师们在课堂中引用它对学生进行教育,也有越来越多的政府参照这17个目标编写着自己的城市2030发展战略。但是,这17个SDGs目标的提出距离一个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地球文明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也必须认清:1.大部分中等收入及以上的国家在从“传统的资源消耗型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到“绿色包容性经济模式”的过程存在转型成本高、“尾大不掉”的挑战。2.在特定议题上还很难做到全球都达成统一共识,例如本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巴塞尔公约》2019年缔约国大会上,186个缔约方通过了一项关于限制废弃塑料进出口[3]的协议,而美国方面却以新规对废弃塑料交易影响不明为由表示反对声音。3.部分特定议题上,我们目前计划采取的行动可能不足以完全实现目标。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在世界倾向组织于今年3月召开的《2018年全球气候状况声明》发布会上强调的,全球范围内的气候变化正在以比人类的解决行动更快的速度发生[4]。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全球对可持续发展议题相关的人才需求被提到了亟不可待的高度。商道纵横从2015年起推出了国内首个企业社会责任(CSR)人才培养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全面开设课程,通过搭建CSR领域第一人才社区,推动了行业的发展与商业环境的进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了对可持续发展人才培养的探索,例如著名的清华大学与日内瓦2017年起全面开展的暑期课程,以及硕士课程等联合培养模式[5](Geneva-Tsinghua Initiative, 即GTI),在该硕士系项目中,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会在两年或两年半内在瑞士日内瓦大学与清华大学(含深圳校区)上课、设计能解决某SDG议题的小组解决方案,并被允许到全世界任意地方从事相关的实习工作。得益于日内瓦遍地国际组织的地区优势,以及清华大学在国内的教育资源优势,授课的教师团体除了学科教授之外,不乏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高级官员、科学家、在地的项目实践者,以及众多专业政策研究专家。GTI这样的合作模式具有一定的可复制性,但也颇具挑战性:一方面,是对高校的资源整合能力要求较高。因为“可持续发展”涵盖经济、社会与环境三大支柱,作为一门跨学科的科目,它的成功不仅需要学科间的整合,更要求高校能够将理论研究学者与业界的实践者共同邀请到授课的大舞台上以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另一方面,可能需要充足的经费。无论是邀请校外专家还是让学生去校外实践考察,都是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我们还看到,在中国上海,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同济大学在2002年共同建立了“联合国环境署-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并且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可持续发展课程、科研与交流项目[6]。在我国北京、深圳、香港等地的高校开设了“社会工作”相关专业或课程,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从事社会议题改善工作的年轻人,这一点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的高校中也有所体现。

除了这些针对专门开设的内容之外,其实高校的大部分学科都能在自己的领域内进行“可持续发展”相关的探索。例如由联合国“责任管理教育原则”(PRME),以及致力于推动商学院可持续管理教育的国际组织oikos一直在推崇的,在商学院内增加企业社会责任(CSR)、全球环境或社会面临的挑战等课题的教育与研究,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对可持续议题的关怀以及项目设计与管理能力,鼓励未来的商业领导者们运用管理工具为更美好的未来创造积极影响力。从这个角度上看,“可持续发展”在高校中,既可以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也可以是一种“观念”,它的发展也将对SDG的17个目标都做出伟大的贡献。世界的可持续性离不开各行各业,更离不开不同技巧之间的通力协作。例如,金融专业的同学可以关注“绿色金融”、“影响力投资”领域下的金融工具的开发;语言文学专业的同学大可发挥自己的语言优势,做好不同文化背景和语言的人群中的交流协调工作,促成项目的实施;拥有编程技巧的同学可以通过开发app等技术方式帮助有身体缺陷的群体改善自己的生活,促进社会的包容发展。正如古特雷斯先生近日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上强调:“为了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需要包容和可持续的增长”“我们需要绿色发展,我们需要可持续发展,我们现在就需要它”[7]。 这里的“包容”便是指“不让任何人落下”(Leaving no on behind),即可持续发展带来的福利应该“人人共享”,确保任何地区的任何人都不会被落下。

简而言之,当“可持续发展观”与“绿色发展观”深入人心,当今天的年轻人将它作为自己内心对未来世界的期待,当高校有意愿培养这样的学生,那么无论所是什么专业、培养的是什么样的技能,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推动一个更加绿色、包容与繁荣的世界。

最后,关于以我为代表的专业学习“可持续发展”的学生在毕业后的工作去向到底如何向各位读者做一点分享。我所在的这个硕士项目是17年9月第一次开展,我也是第一届学生。目前,大部分的同学正处在第四学期实习以写论文的阶段。同学们所在的实习单位包括但不限于: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ACRA基金会(致力于促进公平、正义和人权的私人慈善基金会)、B Corporation(“公益企业”认证公司)、瑞士发展与合作部门驻外办公室、 国际公共交通协会(国际组织), GIWEH(国际间科学技术联盟-关注水、环境与健康议题), Terre des hommes(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会)。笔者目前正在联合国环境署经济司做一份为期五个半月的实习,主要为项目成员国的绿色经济发展项目提供支持。据身边在联合国工作多年的同事介绍,过去中国员工在联合国各地办公室中的身影都是比较少见的,最近十多年,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实习生都常常能见到华人。

而在笔者所在的Environment House中,中国籍实习生比例非常高,基本在20-25%这个范围上下浮动。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人口优势,另一方面也与我国相关部门对鼓励年轻人加入国际组织实习的政策与奖学金支持有关。在这栋位于日内瓦市近郊的环境楼里,“国际化”不仅体现在员工的国籍上,也体现在员工的个人身上。无论正式员工还是实习生,都不乏曾在多个国家生活工作过、能精通三种语言以上的“国际化大神”,除了英文之外,最常出现的还有法语、德语、中文与西语。在跟一些西方国家的实习生或同学交流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受到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学生,在关注的可持续发展议题上与他们有着很大的差异。除了在世界经济、气候变化这一类触及“人类命运共同体”议题我们有高度一致性之外,他们中有很大比例的年轻人对“人权”、“平等”有着很强的关注度,例如非洲部分贫困地区女性的卫生健康问题,或在富裕的西欧国家的难民生活状况问题。

回顾我过往的生活,这一类话题似乎在我所处的环境中都极少被提起,我们的国家在扶贫方面做出了巨大成就,我们的人们关注贫困地区儿童的健康与教育问题,但很少有人会关心这些地区的女性是否能使用到干净安全的卫生设施,或者城市里的公厕是否给有哺乳需求的女性提供充足的基础设施,又或是某个弱势群体在社会中拥有平等的权利。而光是在“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上,我们也能明显得感受到西欧国家对这项议题的关注度要略高于国人,体现在城市建设中的节能减排措施、大学里举办的各种气候变化应对措施的解决方案研讨会、城市里的相关展览活动、政府对开发清洁能源的宣传,以及在法律规范下企业披露的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中。

结论:推动“可持续发展”绝对不是一个单一的机构能够独立完成的,它的成功一定离不开多方机构的协同,这中间包含了政府的政策支持、企业的业务经营与社会责任活动、高校的科研与人才培养,以及社会大众的关注。有心想要开设相关课程或专业的高校,不妨尝试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合作,在国际经验的帮助与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培养更多的具有国际视野的对这个世界有更多关怀之心与创新能力的“世界公民”。同时,其他企业、机构也应该向商道纵横创办商道学堂这样的管理教育模式学习,通过全社会的力量(包括商业机构开展的管理教育培训)推动可持续发展教育,毕竟没有什么比教育更加强大的变革力量。

 

资料来源:

  • https://www.un.org/zh/aboutun/booklet/mdg1.shtml
  • https://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zh/
  • https://www.cnn.com/2019/05/11/world/basel-convention-plastic-waste-trade-intl/index.html
  • https://news.un.org/en/node/1035681/new-un-global-climate-report-another-strong-wake-up-call-over-global-warming-guterres-2
  • http://gt-initiative.org/
  • http://unep-iesd.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948
  •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4/1033271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